小鱼儿玄机二站-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小鱼儿玄机高手论坛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小鱼儿玄机二站 > 现代作家 > 更年期

更年期

发布时间:2019-10-11 20:09编辑:现代作家浏览(183)

    图片 1 更年期就像竖在人生半道上的一张告示牌,是生命历程中的生理转弯,它明白无误地提醒你老之将至。女人在这个阶段最最需要的是理解!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转折时期,不仅仅是一个生理过程,更主要是一个心理过程。——题记
      
      玉兰52岁了,岁月无情地在她曾经油黑发亮的头发里夹杂着白色的银发,鱼尾纹也一年比一年在眼角周围扩张开去,脸上曾被女人们羡慕的白皙皮肤也增加了黄褐色的斑点,曾经有力的双腿如今肌肉失去了往日的铿锵有力.自年初以来,玉兰已经没有勇气照镜子了,每当走进家门,对面墙上的大镜子就把她全身摄入其中,她总是把眼睛斜一边去,不去看自己,朝阳台那边的花架子上张望,那上面开着红、绿、黄色的花朵。
      玉兰最近感觉自己生理上有些紊乱,老阿姨也不能准时到达,久而久之,就像丢了魂似的,此刻她坐在电视机前面,中央三台此刻播出的正是她喜欢的“老毕”主持的星光大道,她被“老毕”幽默的主持风采感染,全神贯注着,忽然感觉到一阵心慌,脸上涌起了一阵红潮,不一会感觉到内衣都被汗水浸湿了,心绪乱得直想发火,可家中就自己一个人,没有发泄的对象,她倒了杯温水喝着,忽然又感觉到牙龈疼得要命,她心里想,今天一定要去医院看一下,于是拿起了电话打到办公室:是王会计吗?我是秦玉兰,今天我想去医院看一下病,可能晚些来,你和科长说一下。
      电话里女人的声音有点粗,好,你看去吧,看你最近人也瘦了许多,看来要调理调理,最好去看看中医。王会计快60了,对妇女病有着经验,提醒着玉兰。
      请好了假,玉兰心想,现在不是月底和月初,工作又不是太忙,去看病也定神一些,玉兰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那种人,在仪表厂办公室里口碑特好。
      要去看医生,也稍微打扮了一下,至少个人的衣着要给人大方得体之感觉,不能有了病就弄成个邋遢像。中医院离家不远,骑车也就5分钟的时间。玉兰特地挂了个专家门诊。
      什么症状,一个看上去65岁左右的老中医满脸和蔼地问。
      老中医长得很有气质,身材也很魁梧,和自己丈夫那矮小的个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玉兰注意力不集中了。
      你哪里不舒服?老中医提高了嗓音问。
      玉兰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来医院是看病的,怎么研究起人家的长相来了。于是红着脸说:最近月经不太正常,人也总感觉不舒服。
      老中医为她把脉,很温和地说,多大年纪了?
      52岁了,玉兰眼睛盯着老中医的手。
      让我看看舌苔。
      玉兰伸出舌苔,感觉浑身又是一身冷汗,心跳也加速。
      老中医放下了把脉的那只手,从桌子右角上拿来血压表,玉兰把右手伸了出来,不一会只见老中医捏着椭圆形的橡皮球,玉兰感觉手腕处有胀的感觉,接着有放松的感觉,老中医很沉稳地说:90的140,临界点,但没什么大问题,过几天你再来量量看。老中医拿起玉兰的病历卡在上面写着,,然后拿出处方来,边写处方边对玉兰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疾病,是更年期现象,一般女人45岁以后或多或少总有一些更年期的症状,我开些药给你,你回去吃吃看,有什么情况你再来。
      老中医还说,更年期症状不是功能性的疾病,不要紧张,放松心情,慢慢就会好的。玉兰好像也得到了安慰,没有病比什么都好,她站起身来,说了声谢谢,浑身好像轻松了许多,人好像比早晨感觉舒服了一些。
      玉兰一脸红潮,拎着中药,跨上自行车准备去厂里上班去,因为此刻才9点多钟。
      她的车子骑到百货大楼大门口,看见了丈夫李家楠正和他办公室里的秘书肖云从大楼南边的门往里走,两人有说有笑的,玉兰看了心中十分不舒服,浑身又冒起了冷汗。心脏跳动加快,一阵烦躁,她停下了自行车从手提包里拿出纸巾擦汗,接着也从南边的门进了百货大楼,悄悄跟在丈夫和肖云后面探个究竟。
      丈夫李家楠58岁了,比他大六岁,个头矮小,大约1米66左右,人很瘦,相貌平平,他在药材公司的行政办公室里做总务,肖云约45岁左右,丰满美丽,青春的气息还没有从她的身上褪尽。玉兰看见肖云满身活力,心中顿生出一丝妒忌,交错复杂的心绪中跟他们,四处张望,寻找着跟踪目标,满屋的亮光照射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诱惑着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可玉兰此刻却没有这样的心境,而是看李家楠来这里究竟买什么东西。玉兰心想,上班时间两个人偷偷跑到商场里,难道给那个小妖精买什么东西不成,此刻,玉兰忽然给肖云起了个名字“小妖精”。她面部因为忽然的激动又是一阵阵地红潮,心脏愈发快速地跳动,一股怒火由然而生,她恨不得扑上去打那个小妖精一个嘴巴,可想想人家也没有做什么,她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只见两人从文具柜转了一下,又来到了床上用品柜,然后嘀咕了一阵子,往三楼走去,玉兰也跟着上了三楼,就像电视里的女警察一样,动作迅速,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相反越发有一种神秘的味道。
      远远看见两个人在那里窃窃私语,宛如老夫少妻一般,玉兰看见他们在那里和营业员指指划划地,玉兰怕让他们发现就躲到一根方形柱子边,不时探出头朝那边张望着。
      约莫5分钟的样子,他们朝柱子这边走过来,玉兰急忙转到柱子的后面,恰恰对面是个镜子,镜子中的玉兰满脸红潮的脸上隐约着黄褐斑,只有那一双大眼睛还可以看到昔日的光彩,她有些不忍目睹,转过身去,很自然地一声叹息。想起昨天在会计室里和王会计的对话来:王会计说男人50一枝花,女人50豆腐渣。她告诉玉兰,自己那个在服装公司的经理在外有个情妇,可又找不到证据,没有捉到过,无奈中王会计就拼命抓家庭经济大权,至于男人偷鸡摸狗的事情就开只眼闭只眼随他去了,玉兰对王会计说,你真能忍,我真的佩服你,我可能就忍不了。玉兰想到这里想起自己的跟踪目标,急忙转出来东张西望找他们,目标没了,玉兰沮丧地走出了百货大楼外,心里骂着男人,你个老骚货,看我回家收拾你。
      看了看手表都10点半了,玉兰也不想回厂里去了,反正请了假的,现在心情如此不愉快,浑身也都湿透了,回家要换衣服了,于是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玉兰年轻的时候是厂里的一朵花,能歌善舞,工会主席把她当作人情介绍给了当时的厂长儿子李家楠,那时,玉兰24岁,李家楠已经30岁了,尽管李家楠人满聪明,但因为个子偏矮,他又要找漂亮女人,人家又看不上他,最终成了老大难,看见玉兰他十分满意,最终玉兰也考虑到李家楠为人不错,工作单位也不错,更主要的是他的家庭不错,也就不计较什么个子的大小了,嫁给了李家楠。婚后也恩恩爱爱,李家楠对她百依百顺,玉兰是独身女,当时可以生二胎,所以生了两个儿子,都是一米八的身高,为李家楠长了脸,他们学问都很好,大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银行找到了工作,小儿子在苏州大学上大一,这两个儿子为李家楠争足了面子。这个家庭应该说是很美满的了。
      十一点多钟,李家楠下班回家了,一进门见玉兰躺在床上就问:今天去医院看病没什么问题吧?他跑到床前来,用左手摸了摸玉兰的额头。
      玉兰没有理他。
      好像不发热。李家楠说完习惯地往厨房间跑去准备烧中饭。
      玉兰从床上蹦了起来,虎着脸,瞪着曾经闪光发亮的杏眼骂李家楠:你个老东西,今天和你那个小妖精上班时间逛街呢,你多大年纪了,要不要脸啊!
      李家楠倦缩着身子,站在水池边上淘米,最近些日子,因为老受玉兰的气,香烟抽得多,肺部里有些不舒服,本能地咳嗽了一下,听见妻子今天的骂有点莫名其妙的感受,嘴里轻轻嘟哝着,你有病啊,然后又提高嗓音解释到:今天和小肖出去买礼品去了。明天开职工大会,要给先进工作者一份奖品,我是总务,我不去谁去啊,小肖是为我做参谋去了。
      玉兰三步两跨,火冒冒地进厨房间来了:你会辩啊,你去商店买东西怎么没见你们手上拿东西,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
      李家楠见妻子急成这样,急忙说:别误会,别误会,声音小点,让邻居听见不好,说完又是一阵咳嗽,他正把米倒进电饭锅里。
      什么误会,说中你要害了吧。玉兰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是控制不了情绪。
      老婆,真的不要误会,因为我们买的东西数量多,百货大楼下午送货到我们单位的,你不相信去调查好了,是搪瓷烧锅。李家楠说完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他克制了一下,顺手把电饭锅的插头插在了电源上,转过脸来对妻子一脸的微笑。
      玉兰似乎有点理亏,但还是及不情愿地离开了厨房间。
      李家楠又说道;你以为你老公是什么人物啊,一个没有权利的总务,人又长的不怎么样,都快60岁了,谁还看上你的老公啊,你有没有病啊!
      玉兰在外屋听了这句话,再看看李家楠那有点拱着的肩,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想想也是,当时要他不是会点小聪明,把她骗得团团转,自己也不会上他的贼船。但她又不甘示弱,没理找理由,提高声调说:谁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的男人越学越坏,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说完这话想起王会计的男人,想起社会上的这样那样的故事,她还是没有断了疑心。
      你一句,我一句,拌嘴拌了好一会,饭菜也就在嚷嚷声中煮熟了,李家楠端上菜来,玉兰边吃边还在唠叨个不停,李家楠一直沉默不语。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玉兰总是喜欢跟踪李家楠,每当看见李家楠不是上班时间往外跑就跟在后面看去哪里。次数一多,就让李家楠发现了,固然也没有跟出个所以然来。
      有一天,李家楠故意朝江边跑,从家跑到江边足足需要一个多小时,没有想到玉兰居然跟在他后面,只见玉兰浑身的劲头,似乎身上的不适统统消失了。那天李家楠在前,玉兰离他有300多米悄悄跟在后面,江边没有建筑物,空旷的一片草地,忽然李家楠一个急转身,玉兰傻傻地站在对面不远处。李家楠喊着说:你跟着我做啥,当保镖啊!天、地空空地,声音十分清晰高昂。
      我怕你寻短见,玉兰没有话回,急中生智地说了这话。
      我好好地,没有受什么刺激,我为什么寻短见啊,我是散步呢?你身体不是不舒服吗,今天怎么这么来劲?
      玉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十分响亮,不像是身体不好的人,她的笑声在空旷的江边堤岸上传得很远。
      玉兰还是没有断了跟踪。有一天李家楠到了办公室里以后,站在朝马路开着的窗户朝马路上看,肖云感觉奇怪,也顺着李家楠的视线朝窗户外张望,看见了李家楠的老婆玉兰正在马路对面倒转自行车。呵呵,肖云笑了笑说,你们夫妻在搞什么鬼把戏呢。
      李家楠嘿嘿笑了笑说:没有什么事情,老婆今天护送我上班呢!说完也不再向肖云解释什么,因为李家楠不喜欢家长里短的,他只是朝肖云微笑了一下,然后上楼上仓库里拿办公用品去了。
      年底的时候,玉兰变得经常跟踪李家楠,查看他的动静,可也没有看出什么眉目来,就总是和李家楠闹,开口就骂李家楠老东西,这曾经是他们过去开玩笑的口头谈,现在变成骂他的习惯用语了,李家楠也受够了,但还是一次次的忍受着。玉兰见李家楠三拳头都打不出个闷屁来,急得吼道:既然没有什么话说,咱俩干脆离婚算了。
      李家楠说,你确实是有些毛病了,我真的没有做出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情,你总是纠缠,我服了你了,你想怎么样随你吧。但我不同意离婚。
      嘿嘿,真人露相了,你终于说出心里的话来了,好啊!你想自由,你愿意的话请你走人,这个家你什么也不要想拿。
      李家楠没有办法,跟单位领导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暂时借住在公司空着的一间集体宿舍里。
      时光依旧随着太阳、月亮向前流逝着,伴随着玉兰的就是孤独和寂寞,在孤独中玉兰深深感悟到人生的苦短,生命的脆弱,玉兰想起德国思想家歌德的一句名言来:人生一世不就是为了化短暂的事物为永久的吗?要做到这一步,就须懂得如何珍视这短暂和永久。想到这些的时候,玉兰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对李家楠的行为有点过份,心里总有些许愧疚,每天李家楠的影子总是在她眼前,她后悔了,她经常喜欢在李家楠公司的楼下来回转悠徘徊,来排解自己的寂寞和痛苦。也许这就是人类区别于其它生灵的独特之处,因为人类知道爱的可贵,因为爱,人类就会产生出独特的行为,尽管有时没有理智,尽管有时还会伤害别人,此刻,站在梧桐树下的玉兰,嘴里不住地呢喃着:家楠:我真的很寂寞啊!我很想你!
      窗台上方的李家楠已经无数次看见玉兰徘徊身影,他默默地不作声。
      这天下午,王主任一脸倦态走进了办公室,放下手中的提包就对办公桌对面的肖云说,人老了不得不服老,我那个老阿姨一走就成天不舒服,你最近担待着点,或许我说什么话让你不中听。
      肖云偷偷凑在人已经落华,但依旧不失风韵的王主任耳边说道:我受点委屈没有什么,你对老李可要客气点,他满可怜的。
      王主任斜着眼看了一下正站在窗口的李家楠说,更年期就像竖在人生半道上的一张告示牌,是生命历程中的生理转弯,它明白无误地提醒你老之将至。接着,王主任叹了一口气说,女人在这个阶段最最需要的是理解啊!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转折时期,不仅仅是一个生理过程,更主要是一个心理过程。
      肖云说:我看书上说:除了相貌的变化,更年期同时带来的还有性格上的变化。我们会变得脾气急躁,心烦抑郁,敏感多疑……明明不想说的话也说了,不想做的事也做了,做了也会后悔,会痛苦,但自己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身不由己。这样的结果是伤人伤己,对婚姻关系更是摧枯拉朽。
      王主任说:我的两个大学同学是几十年一起经历风雨的夫妻,原本是恩恩爱爱,却在年过半百时反目分手,原因之一就和更年期有关。因为不了解,看到对方整天无事生非发着无名火,为鸡毛蒜皮的事吵吵闹闹,以为眼前的人此后半生都会变得不可理喻,为避免后半生在摔摔打打中度过,选择离婚。很让人惋惜啊!。
      李家楠忽然转过身来,对两个女人的话题似乎很感兴趣。
      王主任对肖云说:要有思想准备啊,如果能及时了解,我们就会知道,更年期是人生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我们要顺其自然,坦然面对。学会理解和包容对方的坏脾气,学会陪爱人去参加有益而轻松的运动和锻炼,当然还要在饮食上多安排蔬菜少吃油腻,还要想办法保证爱人8小时的睡眠,多给爱人一些快乐开心的理由。在最难忍受的时候,想想爱人在过去几十年里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就会懂得体谅。
      嘿嘿:正如张爱玲所说,因为理解,所以慈悲。肖云最崇拜作家张爱玲了,也就不奇怪对名人的话记忆如此深刻,说完这话肖云微笑着看了看李家楠。
      李家楠似乎理解了什么,急忙走出办公室,朝宿舍跑去。
      傍晚,太阳暗淡了下来,红得不那么耀眼了,金得也不那么灿烂。慢慢的,只见霞光映红了半边天。云,不再那么洁白如玉,仿佛染上了鲜艳的金黄色,玉兰站在阳台上,朝西边望去,自然的美色尽收眼底,忽然她眼睛一亮,因为西边路口出现了她熟悉的身影,李家楠左手提着一个大旅行包,右手拎着一只她喜欢吃费家扒鸡正朝家奔来。
      玉兰的心顿时沸腾起来,她仿佛感觉到生命中的第二次青春来到了,她急忙走到进门的大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被阳台秋风吹乱了的头发,一脸欢喜迎接丈夫的归来!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二站发布于现代作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更年期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玉帝原来是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