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玄机二站-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小鱼儿玄机高手论坛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小鱼儿玄机二站 > 现代作家 > 生死一念

生死一念

发布时间:2019-10-14 11:24编辑:现代作家浏览(146)

    离开杨达昌的畅达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后,庞士伟立刻流落街头。当初他跟杨达昌来深圳的时候,两手空空,现在离开杨达昌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去领工资,所以现在身上仍然分文没有。庞士伟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里,也不知道天黑之后睡在何处。 站在深南大道的人行天桥上,看着下面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庞士伟觉得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幸福。就是那些来去匆匆的打工妹,起码还有地方吃饭和睡觉,还有家可以回,而他没有,什么都没有。这么想着,庞士伟就想一头擂下去,死了算了。他想起奶奶的话,奶奶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说人活在世界上原本就是来受罪的。庞士伟不懂,既然明知道人在世界上是受罪的,干吗还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干吗还要拼命地活着呢?如果活得好,享福,还可以理解,而象他这样,从小吃苦,长大继续吃苦,好不容易赚了一点钱,一单编织袋生意赔得精光,还欠一屁股债,有家不能回,到深圳后继续倒霉,不仅自己把自己逼上绝路,还祸害了老杨,真是对不起人,还活着有什么劲呢?这么想着,庞士伟就决定从天桥上一头擂下去了。庞士伟双手撑在栏杆上,只要他的双腿微微一弯曲,然后猛地一蹬,再双手一用力,就可以越过栏杆,纵身跳上深南路。 他已经想好了,为了保证死得利索,就应该头先落地。这也不难办,只要在纵身跳出去的那一刻,脚故意绊一下栏杆,产生一点阻力,就可以保证头朝下脚朝上了。庞士伟对着深南大道上的车水马龙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憋住气,双腿开始弯曲,剩下的就只有双腿使劲一蹬双手配合一用力了。“等一下!”突然,庞士伟听见离他很近的地方一声尖叫。由于离得太近,并且叫声太响,令庞士伟不得不愣了一下。这时候,一个女孩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抓得死死的。女孩一头是汗,神色紧张,眼睛里充满恳求。 “大哥,你不能这样。”女孩说。庞士伟感觉自己在做梦。他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跑出一个女孩,而且这个女孩阻止了他的纵身一跃,并且现在还死死地抓住他,求他不要自杀。这时候,已经围了一圈人。这些人并不是从深南大道两边专门跑过来的,而是本来就从天桥上面经过的,现在碰到这种情况,自然停下脚看着庞士伟。由于过路人并没有紧贴着他,而是保持一段距离,大概一两米的距离,所以,就自然把庞士伟和那女孩围在中间。庞士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同时也清醒过来,知道这不是做梦,而是他要从天桥上跳下去,可惜被女孩喊住了,现在又被女孩紧紧抓住了,加上围拢了这么多人,他再想跳下去是不可能的了。 庞士伟想挣脱女孩,试了一下,但没有成功。主要是他没有使太大的劲,不忍心对一个女孩使太大的劲。不好意思使太大的劲。“谢谢,我没事。”庞士伟说。前面“谢谢”两个字显然是对女孩说的,所以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还盯着女孩。后面三个字既是对女孩说的,同时也是对周围人说的,因为他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抬头看了看大家,并且露出一点微笑。大家见没事,松动了一些,有些人已经离开,继续赶路。女孩的手稍微松动了一些。不知道同样是不好意思,还是相信了庞士伟的话。 “真没事,”庞士伟笑着对女孩说,“你以为我想自杀呀?不是。你误会了。但我还是谢谢你!”庞士伟这样一说,周围的人就觉得更加没趣了,有人小声骂了句“神经病”,更多的人则相继离去,甚至还有一两个人起哄,嘲笑女孩多管闲事。这时候,女孩的手已经完全松了,但眼睛仍然死死盯着庞士伟,似乎仍然不信,起码不完全相信。“真的没事,”庞士伟以更大的幅度甚至是有点玩世不恭的笑容对女孩说,“我逗你玩的。” 说完,没等女孩反应,庞士伟摆脱女孩,分开人群,大步流星地朝深南路的一侧走去。庞士伟走得很快,似乎有什么急事情,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只是想赶快离开。离开女孩,离开周围的人,离开天桥,离开人们的视线。但是他也不能跑,只能走,因为一旦跑起来,反而更加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他只能走,大步流星地走,尽量假装从容不迫,其实速度很快。 庞士伟下了人行天桥后,迅速沿着深南大道一侧向前走,一边走一边注意有没有一个巷子一类的入口。发现一个,立刻拐进去。然后赶紧小跑几步,把可能跟随他的目光甩掉,再在里面七拐八拐,感觉在天桥让围观他的人全部被甩掉了,,才再一个小区花坛的石阶上坐下来。双手伸直向前方,额头低在膝盖上,仿佛是在低头思故乡。 也确实是在思念故乡。庞士伟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感到后怕。怎么能想起来自杀呢?如果刚才不是那个女孩一声大喊,那么自己肯定已经纵身跳下去了,不是自己头朝地摔死,就是被飞驰而过的车辆撞死轧死。如果死了,那么两个蛙崽怎么办?老父亲怎么办?老婆段诗芬怎么办?自己欠乡亲们的钱怎么办?难道一辈子不打算偿还了?或者是让自己的娃崽替自己偿还?这不是害娃崽吗?这不是太自私了吗? 太不负责任了吗?不行,庞士伟想,我不能死,坚决不能死,我要活,一定要活,而且要活出一个人样来。这么想着,庞士伟就抬起来头。刚一抬头,就看见一张脸。就是刚才在天桥上拉住他的那个女孩的脸。怎么?没有摔掉?!庞士伟有些懊恼,同时又有一些不好意思,但最终还是有些感激女孩。女孩叹了一口气,笑了,递给庞士伟一瓶矿泉水。庞士伟这才感觉自己渴了,非常渴。庞士伟摆摆手,说谢谢,不渴。女孩笑得更加诚恳,把矿泉水瓶盖拧开,再递给庞士伟。庞士伟看着女孩,又看着矿泉水,喉咙蠕动了一下。 “喝吧,”女孩说,“不就是一瓶水嘛,没关系的。”说着,把瓶子又朝庞士伟面前递了递。庞士伟仍然有些犹豫。“喝吧,”女孩说,“我还有事求你呢。”“有事情求我?”庞士伟问。女孩点点头,表示是。庞士伟才接过矿泉水,眼睛看着女孩,嘴巴对着瓶口,咕噜咕噜一下子喝掉大半瓶,然后说:“说吧,我能帮你做什么。”女孩露出了灿烂的笑,说:“麻烦你听我讲一个故事。”“听你讲故事?”庞士伟问。“对,”女孩说,“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只占用你5分钟时间。”“就这事?”庞士伟问。女孩点点头,使劲地点点头,表示是的,就这事。“好吧,”庞士伟说,“你讲,我听。” 女孩笑了。笑得更加灿烂。女孩开始给庞士伟讲故事。女孩叫陈静。甘肃人。去年这个时候被人贩子骗到深圳。说是在深圳有好工作,来了之后却被逼迫卖淫。女孩坚决不从,从楼上跳下来,居然没死,又跑到深南大道的天桥上,和庞士伟头先的想法一样,打算从那里跳下去,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没有成功,被深圳市义工联的一个义工大哥哥救下来。现在,陈静在一家家政公司做保姆,但因为这家主人经常出差,孩子也上了幼儿园,所以陈静的工作并不忙,有很多空闲时间,所以也加入了义工联,成为一名特区义工。她的义务工作就是帮助那些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重新恢复对生活的希望。她现在已经养成习惯,只要有空,就经常去那个天桥看看,一旦发现有人想轻生,立刻上前阻拦。 陈静因此还闹过不少笑话,有几次把没有想自杀的人也当成想自杀的人了,但她也确实拯救过两个人的生命,庞士伟算是第三个,但她不敢确定庞士伟是真想跳下去还是象他自己说的都她完。她宁可庞士伟是逗她玩,而不是真想从天桥上跳下去。听完女孩的讲述,庞士伟沉默了半天,说:“我确实是想跳下去的。”说完,庞士伟不看女孩,而是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女孩则一直看着庞士伟,说:“那你一定只是偶然的想法,现在肯定不这么想了。” 庞士伟收回目光,看着女孩,认真地点点头,说是的,确实只是一时的想法,现在想起来真后怕,并再次谢谢女孩。女孩问庞士伟下一步打算怎么办?是不是需要帮助?说她一个人的力量是相当有限的,但他们义工联是个很大的组织,有很多人,如果庞士伟需要帮助,说不定他们就能给予帮助。庞士伟想了想,说暂时还不需要。女孩留下联系方式,说如果需要,随时联系。庞士伟说谢谢,认真记下女孩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并不是打算某一天寻求帮助,而是想着自己一旦状况改善,一定要请女孩吃饭,好好报答女孩。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二站发布于现代作家,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死一念

    关键词:

上一篇:灯火阑珊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