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玄机二站-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小鱼儿玄机高手论坛
做最好的网站

您的位置:小鱼儿玄机二站 > 现代作家 > 一早想爱你

一早想爱你

发布时间:2019-10-15 08:57编辑:现代作家浏览(155)

    坐在有冰箱、按摩座椅和电视荧幕的豪华房车里,水晶像掉进一个华丽的童话世界,不管调整几次坐姿,感觉就是不太对劲。 这部车是步少堂从小到大坐惯了的,他习惯性地拉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仍依照他的习惯摆满了罐装咖啡和可乐。 “想喝什么吗?”他低声询问。 “不要。”她沉郁地望着窗外。 “放轻松,用不着太紧张。”他轻轻将她的小平包裹在自己的手心。 水晶调回视线,默默凝望着他。步少堂就坐在她的身边,也紧紧握着她的手,但她为什么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你说得好轻松,可是如果我们角色互换,你就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了。”她无力地低喃。知道他的身份后,贫富悬殊的差距让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她老妈绝对不会再嫌弃他,甚至还会把他当成神一般供奉吧。 “水晶,不要把问题想得太严重。”步少堂叹口气,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轻吻着她的额角、发丝。“若是在我祖父的祖父那一代,我们两个相恋绝对不会有希望,但是我父亲不同,他很开明,也能沟通,我们在一起并不是没有机会,我会让他们知道,我非要你不可。” 水晶迷惘地贴靠在他的心口,静静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他强而有力的保证依然无法使她开心一点。 她已经隐隐感觉到,此行即将结束她和步少堂的恋情,甜美的梦就要醒了,而她愿意陪他回家,是想看清楚两人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巨大,好给一个让自己彻底死心的理由。 想着和步少堂的恋情就要结束了,她的理性一点一点地消失,眼泪软弱地滑下来。 车子转进了一条毫不起眼的巷弄。 “我家快到了。”步少堂在她耳旁轻声说。 水晶蓦地一僵,缓缓离开他的怀抱,怔忡的目光移向窗外。 恬静的曲折小巷底,她惊异地看见一幢华丽的古式洋楼被水泥围墙和柏树层层包围住。 “那是你家?”她无法呼吸。 步少堂点点头。 “很老的房子了,听说建于清光绪三十二年,始建者是个英商,后来这幢洋楼被我祖父买下,扩建成现在的规模,我父亲很喜欢这幢老宅,舍不得卖掉,除了改建内部装潢,主屋结构和外观都没有改变过。” 水晶听着步少堂的叙述,对大门内的那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也感到畏缩。 车子慢慢开进雕花大门,触目所及近百坪的绿地,其中穿插着几丛色彩鲜艳的花卉,右手边有一片竹林,点缀着花坛假山和小桥流水,过了这片庭园,便是那幢三层楼高的欧式古老建筑了。 老李在主屋前停下车,恭谨地替他们拉开车门。 水晶下车,先映人眼中的是大屋右侧停放的三部车,她对车子的知识贫瘠,只认得出其中一部敞篷跑车是法拉利。 “我爸的车不在?”步少堂挑着眉问老李。 “是,小程到机场去接老爷了,老爷昨天去香港,我一向老爷报告找到少爷的消息,老爷就急着赶回来,现在应该在路上。”老李说。 听完他们的对话,水晶不禁酢舌,不敢相信这一家的豪华房车加起来有五部之多,放眼所见的随便一部车都比她家的房子还要贵。 “我爸不在也好,免得你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步少堂牵着她的手微微笑说。 “才到门口我就已经适应不良了。”水晶很想勉强自己放轻松一点,但手指就是不听使唤地发抖。 “喂,这里又不是皇宫,我家只是比你家大一点、漂亮一点而已,犯不着紧张成这样。”他笑着拍拍她的肩。 “全台湾有几幢像你家这样豪华古老的宅院,你还真懂得安慰人。”她漾出一个自嘲的淡笑。 水晶说得没错,全台湾这类巴洛克式的洋楼确实没几幢,有的已经衰败颓圮,好一点的列为古迹保护,像他家这样保存完好的几乎可以说没有。 “抱歉,我无意让你难堪。”他懊恼地叹口气。 水晶烦躁不安地仰起脸,深深换了口气,这一抬头,宛如博物馆一般美丽雅致、充满艺术气息的建筑便清清楚楚映人眼里。 建筑立面拱窗山墙,充分显出旧时大户人家的气势,也感觉得到年代久远的华美沧桑。 一幢她不曾见过的豪华古式洋楼,一个她未曾幻想过的未来,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和这一切有多么不相衬。 这不是属于她的地方,她不想进去,她想逃。 “带我到处看看吧,怎能错过欣赏百年建筑的难得机会?”她轻叹,已做出了决定。 就把自己当成游客吧,到这幢古老豪宅做最后的巡礼,为了她短暂而瑰丽的爱情。 “我们先去见我妈,现在不用急着欣赏房子,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就怕你会看烦而已。”他拉紧她的手步上阶梯,当大门开启的那一刹那,他不禁浑身紧绷起来,几乎是发自潜意识的反应。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而且是没有经过父亲鉴定的女朋友,对父母亲见到水晶后会有什么态度,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水晶感觉得到他紧绷的反应,他脸上如临大敌的神情更加深了她心底的叹息。 “别担心,我会尽可能给你爸妈好印象,不会让你太难堪的。”她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 步少堂感激得抓起她的手,逐一亲吻她白玉般的指尖。 “别闹了,会被人看见。”她红着脸把手缩回来。 “少爷,夫人在餐厅,请你带着客人过去一趟。”一个女孩站在大门边恭恭敬敬地说。 “知道了。”步少堂微微颔首,牵着水晶走进去。 一进屋,挑高至少七公尺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盏巨型水晶灯,靠墙摆放着一组法国宫廷沙发椅,欧风家具上的彩绘花瓶中插满新鲜娇艳的花朵,墙上挂着一幅油画,整体呈现舒适温馨的感觉。 “啊,少堂,这是你家的客厅吗?”她不自禁地惊叹。 “嘘——”他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这是玄关,客厅在里面。” 水晶睁圆了眼,这美轮美奂的空间只是玄关而已? 她怔忡地跟着步少堂转过一个走道。 “前面才是客厅。”他说。 水晶微一抬眸,便震慑住。 眼前大得不可思议的客厅,尊贵华美得超越她所有的想像,整体空间组合充满西方中世纪精致典雅的情怀,华丽得像童话世界中的皇宫,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她刻意让脑子保持空白,深怕一思考,脆弱的心便会碎成千万片,落进黑暗不可测的深渊。 “跟我妈说话用不着太拘谨,表现出你原来的样子就行了。”步少堂温柔地挑开覆在她眼睫上的发丝。 “嗯。”水晶勉强挤出一朵微笑。 她敛了敛思绪,在步少堂的带领下走进餐厅,她看见方形餐桌的主位上坐着一位美丽端庄的贵妇,正优雅地用餐。 “妈,我回来了。”步少堂牵着水晶的手,一起在贵妇右侧坐下。 “出去玩了几个月,终于肯回来啦?”步夫人似嗔似恼地睨了儿子一眼,美眸很自然地注意到了水晶。 “妈,我,出去这趟并不是只为了玩而已,而是一种自我磨练。”步少堂没好气地低声回答。 “你爸给你的磨练还不够吗?你一声不吭地离开家是为了磨练什么?我实在想不明白。”步夫人蹙起细长的柳眉。 “先不说这个,妈,她叫水晶,是我的老板,后来我们彼此互相吸引,于是她就变成我的女朋友了。”他得意地介绍着。 “夫人,您好。”水晶被步少堂直截了当的介绍词弄得尴尬万分。 “水晶小姐,你的名字真好听,你看起来年纪很轻,真的是少堂的老板吗?”步夫人柔声轻问,美丽的脸庞不见丝毫惊异的表情。 水晶不安地斜睨步少堂一眼,却发现他一脸悠哉的表情,她注意到在母亲面前的步少堂;变得有点像个淘气的小顽童。 “其实……我自己开了间复合式的咖啡店,在装潢期间认识了少……步少堂,当时我店里缺人手,所以就请他帮忙。”她谨慎地回话。 “小小年纪就自己创业,相当了不起。”步夫人眼中有赞赏。 “是啊,水晶是个很有主见也很有想法的女孩子。”步少堂一径盯着水晶瞧,神情充满了骄傲。 “嗳,对了,水晶小姐饿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个便饭?瞧我真是招待不周,小灵,去厨房叫老陈送两份餐来,顺便煮一壶咖啡出来招待客人。”步夫人招呼着身旁侍候的女仆,态度并不冷淡,却也不是特别热心。 “啊,好久没吃到老陈做的菜了。”步少堂轻松地伸直了长腿。“水晶,老陈的手艺不输五星级饭店主厨喔,等你尝过以后就知道了。” 水晶微笑点头,她并不迟钝,感觉得到步夫人一直回避着承认她是步少堂女友这件事,甚至很巧妙地转移话题,拒绝和步少堂谈论她。 “水晶小姐,你的父母从事什么行业呢?”步夫人状似不经意地问,一边慢条斯理地喝汤。 终于来了,总算来了! 水晶深吸一口气,既然决定放弃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那么她这只麻雀有什么样的背景也就不重要了。 “我父母亲很多年前就离婚了,我跟着我妈住,我妈做的是小生意。”她选择一种很坦然、很诚实的方式来面对问题。 “哦,什么小生意?”步夫人好奇地问。 “摆面摊,卖阳春面和蚱酱面之类的。”她答得自然顺口。 步夫人惊讶地打量着她,不敢相信她对自己的家世毫不隐瞒,偷瞄一眼儿子,他的眼光从头到尾都黏在水晶的身上,听见她的应答,他的态度毫不在意也就罢了,眼角眉端竟还挂着激赏和纵容。 她心中暗暗低叹,看来儿子的心已经被水晶彻底掳获了。 “卖面很辛苦吧?”步夫人深深注视着她。 “还好,我妈没念过什么书,能靠卖面维持生活就算很不错了。”她漾出不卑不亢的浅笑。 此时正好从厨房走出一名中年男仆,双手托着餐盘。 “少爷,你可回来了。”男仆亲切地轻唤步少堂,一面将碗盘一一摆上桌。 “老陈,好久没吃到你做的菜了,今天吃什么?”步少堂立刻拿起筷子准备享用美食。 “香笋红烧蹄膀。”老陈将一副碗筷送到水晶面前。 “谢谢。”她客气地接下碗筷,大方地跟着步少堂吃起人间美味。 老陈躬了躬身,微笑地退下。 当食物滑下喉咙,水晶不禁发出满足的赞叹声。 “哇,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蹄膀,喂,步少堂,你太幸福了,每天都可以吃这么好吃的菜。” “你喜欢的话,以后也可以每天吃到。”他想也不想地接口。 水晶淡笑不语,很认真地品尝美食。 “水晶小姐,恕我冒昧问一句,请问你今年二十五岁了吗?” 步夫人的语调温柔似水,问出来的话却令水晶感到背脊发寒,令步少堂一阵错愕。 “妈,你这么问确实是太冒昧了一点!”他严重抗议。 “没关系,我不会介意。”水晶截断步少堂的话,语气轻快地笑说:“其实年龄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大秘密,没什么不可说的,步夫人,我早过了二十五岁的生日,再过几个月就要二十六岁了。” 步夫人强压下惊讶的反应,她原以为水晶会心虚地敷衍她,搞不好会撒个小谎瞒她,万没想到居然会听见如此冷静潇洒的回答。 “那么你知道少堂才刚大学毕业吗?”她优雅地拿起餐巾拭唇。 这次,水晶抢在步少堂前开口。 “我知道您想问什么,在年龄上,我确实比步少堂大了将近四岁。”她从容不迫地说着。“步夫人,您用不着太担心,我对步家并没有心存任何幻想,也从不认为麻雀变凤凰的情节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可以自豪的,不过还有足够的理智去看清事实、分析结果,步少堂是个温柔善良的好男孩,但是当我知道他原来是步凌云先生的公子之后,便明白自己就算想认他当干弟弟也实在是太太高攀他了.” “水晶,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带你回家并不是要你跟我妈说这些话!”步少堂强忍怒意,声音自齿缝中进出来。 她的目光调向他,看见了他眼中翻滚的怒火,一股酸楚的情绪奔涌上来,差点冲毁她坚强的伪装。 “我说……和你相处这段日子,还是觉得你比较像弟弟耶,真是伤脑筋。”她的心口因即将失去他而疼痛难抑,但仍强迫自己假装无所谓地笑着。 “说什么鬼话!”步少堂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你又没有弟弟,会知道有弟弟的感觉是怎样!”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店里看看工读生有没有出状况,’步夫人,谢谢您的招待,我先告辞了。”水晶的微笑过分灿烂,迅速决定在情绪失控前完美退场。 “等一下!”步少堂扯住她的手臂,冷着脸站起身,对步夫人说道:“妈,我要跟水晶好好谈一谈,先回房了。” “有什么话以后再说,我现在没有时间……”水晶不安地扭动手腕,但是步少堂抓得很紧,根本不容许她挣脱。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不要用这种方式逃避退缩!”步少堂强硬地把她拉出餐厅,一路拉向二楼。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的心狠狠沉落,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步少堂发怒,而激怒他的人竟是她。 “我要带你去一个没有外人打扰的地方。”他拖着她冲上二楼,打开其中一间房门后用力将她推进去。 水晶惶惑地打量四周,率先映人她眼里的是一张熟悉的古典欧风大床,和步少堂租赁的套房中那张床完全一模一样,然而,同样的一张床摆在这间房间里是那么的合适,摆在那间小小的套房中却显得格格不入。 “从进了我家大门以后,你整个人变得很莫名其妙,告诉我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少堂……”她幽幽凝视着他,把痛苦驱赶到内心最深最暗的角落,假装不以为意地淡然说道:“我们分手吧。” 步少堂一震,浑身的血液凝结住,无法置信地惊望着她。 “为什么?”他猛然抓住她的肩膀低吼。 “你不会明白‘高攀’两个字的意思。”她凄然地笑了笑,眼眶渐渐泛红。“你站的位置太高太高了,高到让我无法看清楚你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爬得上去,你能明白吗?” “那么我下来,我下来陪你一起爬,你不要恐惧害怕,我一定会陪着你!”他霸道地将她抱进怀里。 “别说傻话,你我心里都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她凄怆地摇头。“你还好年轻,你父亲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你和我不同,在你的肩上有太多责任了,你不能抛开,也不能让等待你的人伤心,你有你的世界和未来……” “我的世界和未来都要有你!”他固执地下结论。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就够了,我不一定要出现在你的世界和未来。”她仰视着他,轻轻叹息。“我想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不会有人容许我出现在你的世界和未来的,对吗?” “我不答应分手,不管你用任何理由我都不会答应。”他狠狠地将她压在怀里,语调痛苦低哑。 水晶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并非她不愿为两人之间的爱情披甲战斗,在爱情的战场上并肩作战,可以为爱死得轰轰烈烈,然而她却宁愿选择投降来保全他的人生。 “少堂,不要自欺欺人了。”她尽可能保持平稳和淡然的语气。“我跟你在一起对你只有减分不会有加分的效果,我有我的尊严,,也不想毁了你,即使分手了,我对你的爱情还是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而改变。” 步少堂的眼底空洞而茫然,从前父亲灌输给他的那套观念是错的,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为了他的家世和财富接近他,也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费尽心机想当步家的少奶奶。 至少水晶不是,他真心爱上的女人不是。 “我不要分手,你能给我第二个选择吗?”他抱紧她,紧得仿佛怕她翩然飞去。 水晶的眼泪无声地倾泻,濡湿了他整片衬衫。 “好,与其被狼狈地拆散,不如勇敢去做另一个选择。”她抬起带泪的眼睫,眸心晶莹灿亮。 “你说。”步少堂眼中燃起一线希望。 “我们给彼此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当中,你要承诺好好扮演你父亲要你扮演的角色,用心将庞大的风禾集团经营管理得比你父亲还要出色,这样一来,你才有筹码和你的父母亲谈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也承诺你,我会用这五年的时间努力让自己往上爬,努力让自己更好,我希望五年之后,我能成为给你加分而不是减分的另一半,这个选择你愿意接受吗?”她努力笑得璀璨。 “我接受,只要还能见到你,我愿意接受。”他诚心允诺。 “不。”水晶坚定地摇头。“定下这五年之约,就是在这五年之中,我们都不能见面。” “我办不到!为什么要这样?”步少堂的反弹很立即。 “为了防我妈。”水晶无奈地耸耸肩,说:“如果让我妈知道了你的身份,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想尽办法她都会闹到要你非娶我不可!你觉得你父母亲能忍受我妈那种人吗?如果你常常和我见面,你父母亲也一定会干涉,一旦双方家长介入,只会将我们的爱情凌迟处死,别说等五年了,恐怕终其一生我们都不可能有机会在一起。” 步少堂完全认同水晶的话,让他不得不接受五年之约的选择。 “你难道不但心,这五年当中会有人介入我们之间吗?”他沉声问,目光追索着她的。 水晶黯然低下头,虽然她有自信不会再接受步少堂以外的男人,但是她对步少堂却没有把握。 “如果有人介入了,那就证明我们的爱情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五年之约自然就失效,我们连再见面也可以不必了。”她故作潇洒地一笑。 “不要限定五年好吗?可不可以改成两年,或者三年?如果我在第三年就提早达到目标了呢?”他凑在她耳畔喃喃低语,把脸埋进她柔软的发间,不让她看见痛苦的表情。 他的手臂箍得她发疼,她极力圈抱住他,不知下一次再这样抱着他会是几年后了。 “你可以选择用任何一种方法告诉我,只要我听得到。”水晶柔柔地笑了。 她的笑被步少堂狂烈的吻吞噬。 就要分开了。 他抱起她,用力将她压上床,对未来的不安转化成了沸腾的欲海,两个人在床上竭尽所能的交缠厮磨着。 再过不久就要分开了。 除了一次又一次的身心交融,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能证明彼此对对方的爱。 当夜,细碎的雨声将水晶唤醒。 她侧眸望一眼激情过后疲惫睡去的步少堂,静静地望着——她要记住他的眉、他的眼、他的薄唇和呼吸,在不能见他的日子里能够思念、回忆,只要感觉仍在,就像他并没有走得太远。 她在深夜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惊动她, 她在下着细雨的夜里缓慢地走着,直到身后的古老豪宅离她 愈来愈远。 走了不知多久,她回身,老式洋楼已隐身在高矮不齐的现代大楼里,这一瞬间,她仿佛从梦境跌回现实。 然后,她开始思念步少堂了。 在未来不能见他的日子里,她知道自己无法停止想念他。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二站发布于现代作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早想爱你

    关键词:

上一篇:生死一念

下一篇:早晨想爱你